Source: Screenshot from Stranger Things S3, Netflix

又是一個新的暑假。

除了上下班能看到打扮入(超)時(齡)的少年少女們,公司也要準備迎接另一批新人。我還是對自己 2016 年剛開始工作的樣子記憶猶新,不過刻在記憶裡面的,倒不是什麼職場新鮮人的興奮感,而是在工作過程中屢屢犯錯、跌跌撞撞的那些經驗,躲在廁所裡不想回到座位上的那些逃避,以及好幾個想要提離職的通勤時間。

不過,那些磨練的日子大致上已經過去。雖然現在被賦予的責任更大、得要煩惱其他事情,但在券商工作第一年中,亦步亦趨地跟著工作上的師父,逐漸建立起的工作態度與工作法則,到現在已經變成讓我能克服難關的武器。

「當初有知道這些原則,我就能加速職場成功的進度」,我如果講這句話,肯定是在騙人。事實上,如果 3 年前那個沒有正式工作經驗、沒有經過一番磨練的自己,就算看到一樣的原則也仍不明白箇中道理。不過,我還是覺得應該要把這些原則給記錄下來,主要理由有兩個:

  1. 指引總是能帶來希望。雖然說沒有領悟就沒有實質進步,但我相信這些寫下來的原則可以成為一個指引,讓那些像過去的我一樣困頓的職場新手們,有一條可以 check 自己有沒有進步、下一關應該要準備些什麼的道路。
  2. 整理出我個人領導下屬的方法論。進入職場的第 3 年,公司自然而然會需要我負擔一部分初階管理的責任。我一直很感激我的師父願意手把手的教我(還有罵我),但也同時覺得,券商分析師這個工作實在非常地「師徒制」導向,而能不能幫組織建立強大的「農場」(木葉忍者村)、培育未來的一流分析師(火影?),我覺得關鍵在於能不能把「師父」的教導內容給系統化,並且能複製給自己的「徒弟」。

所以我覺得,即便還沒辦法期望從公司層級出發,推動這種農場制度的常態化,至少我所能管理到的範圍內,應該先試著系統化我從師父那邊學來的工作方法。要特別強調的是,這邊說的工作方法,並不是指做這個工作所需的專業能力(例如投資的評價、產業分析、如何問公司問題…等),而是「怎麼在一個團隊中,和主管及工作夥伴一起把一件事情做得又快又好」的做事基本功。

如何把工作做好的 5 大關卡?

所以什麼是「做事的基本功」呢?我自己覺得下面這 5 個關卡,是判斷一個人基本功好壞程度的量表:

Level 1: 放下執念,讓自己聽得懂人話

不要笑,「聽不懂人話啊?」這句話不只會在新兵訓練中聽到,在職場上老闆和同事們也會講。

實際上有不少新鮮人,在老闆和同事們交辦任務時,為了顯示出自己聰慧的一面,在還沒徹底了解任務內容時,嘴巴上就會先說「好好好」,但最終交出來的成果都是「不好不好不好」。即便過程中自己會意識到「有些地方我不是那麼了解」,但礙於交辦過程中那些自負的「好好好」,自己也拉不下臉來去問老闆或其他同事,最後導致毀滅性的結果。

不瞞各位,我在進入職場的前 6 個月也都是這樣(對不起),也讓自己差點試用期過不了,好在後來真的面臨被「退學」的危機時,我很努力地改變了自己的心態:原本我一直用「把這個任務,用自己的理解方式把它做好就可以」自大態度在做事,但後來我在想,「嘿,我才進這一行沒多久耶,憑什麼我會覺得自己是對的?就算是對的,也許有更好、更容易和夥伴交接的方法也說不定?」,用一種成長導向的心態做事。

我覺得在這個階段要克服的,其實就是對自己過去做事方法的「執念」。當真正認知到自己在公司、產業、國家、世界、宇宙是如此渺小,很多事情是未知的那一刻,你&妳才會真正「聽得懂人話」。

Level 2: 正確地掌握事實,是當責的基礎

聽得懂人話是把事情做好的第一步,因為只有這樣做,你&妳才能開始用正確的方向去搜集情報,以及掌握事實。掌握事實的真正意義在於,協助你的老闆和工作夥伴用最短的時間去判斷現況、並讓他們知道情報的真正來源,以便 double check。

我的師父是個相當嚴謹的工作者,有時候在幫忙找一些市場的預估資料時,會一時恍神、忘記將資料來源的細節做附註(研究單位、什麼時間做的研究、其他知名同業有無引用),於事後嚴厲地糾正過幾次。把這件事情做好的意義在哪?除了日後可以找到原始出處外,往後這個研究估計值的調整,也可以被我們回溯追蹤,並且給予這個來源的可信度評等。

這就是「掌握事實」。把情報找出來、然後丟給老闆或夥伴,只是把掌握事實的這件事情做了 10% 而已,用「當責」的態度加入後續對於這些情報的維護、回溯、調整工作,才是我對於掌握事實的標準。

Level 3: 對事實與預期的落差有所警覺

把 Level 1 & 2 做好,大概是在我們這行中把 RA(研究助理)工作做好的程度,但如果要更進一步成為分析師,你&妳必須會不斷地思考:我掌握到的事實和市場上有什麼不同?為什麼市場現在沒有跟我一樣想?我正確的機率高還是其他人高…等。如果是一般的工作也是一樣,為老闆和團隊掌握事實後,不是簡單地維持 Level 2 的工作就好,也必須明確指出你&妳所掌握到的,跟普遍的預期有何差別。

例如,原本預期產品服務的市佔率可以在 3 年內達到 10%,結果過了一年市佔率僅達到 2%,看起來達標的可能性很低。機警的工作者會主動去點出這個落差在哪,並且試圖去分析原因(鋪貨通路?售價?還是產品定位本身?又或是先前過高的預期要調整?)

Level 4: 提出解決方案

這個其實很好理解:你&妳不能只是把問題點出來,或覺得說把問題分析出來就結束了,你&妳必須要做的是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。對於券商的分析師來說,最簡單的就是透過寫報告來告知投資人買或賣,或是提供更進階的投資策略;對於公司的幕僚來說,就是針對 Level 3 點出來的問題去設計解決問題的方法,導入必要的資源去執行。

Level 5: 對於解決方案當責、追蹤、調整

這點跟前面「掌握事實」有一樣的精神,但由於進入到解決方案階段,是會進一步影響到公司存續的關鍵,所以會特別拉出來講。我記得我以前去某間網路公司面試策略規劃單位時,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在問「你覺得券商分析師工作,和企業幕僚工作差異最大在哪?」

我認為的答案是,和 Buy side 分析師/PM 相同,「切膚之痛」:當你下了這個決策、執行解決方案之後,企業幕僚必須去承擔執行的後果,並且要根據這些後果不斷地調整原先的做法。唯有這麼做,你&妳才會對整個流程慎重看待,並且把自己視為事業的擁有者,而這才是一流工作者應該有的樣態。

進入職場的第 3 年,我自己目前大概進入 Level 3 的階段,持續練習怎麼去更有效率地思考自己的分析 vs. 市場預期的差異。身為一個工作者,你/妳現在又是在哪個階段呢?

如果覺得這篇對你&妳,還有朋友有幫助(尤其是剛進職場的朋友),歡迎分享&一起討論這篇文章。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