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嘿,這位同事是新人嗎?」
「你怎麼知道? 才剛剛下部隊的 MA。」
「看怎麼寫 email 就知道啦。」

工作的關係,時不時會接觸隔壁資本市場部門 (aka 投資銀行) 的同事。大約每年現在這個時間,就會剛好碰到儲備幹部 (以下簡稱 MA) 下部隊,於是我們會開始收到來自這些新人們因為跨部門協作所需的 email。

最近剛好就開始收到其中一位 MA 的兩則 email。

一封是直接說因為我有跟他們其他資深的同事一起拜訪過、評估過某間 pre-IPO 公司的價值,現在她接到一間新的同產業公司,不知道能不能直接套用我之前做的財務模型? 同時附上她自己寫的 call memo。

首先我覺得她撰寫 mail 有些地方做得很不錯,例如直接在標題寫「資本市場部 – 協助數位經濟產業公司估值」,在我一天會接到百餘封公司內外 email (財報季會更多) 的 outlook 中,這是不會讓我輕易刪除的一封。

不過內容就滿多可以調整的地方。可能是因為沒有跟研究部打交道的經驗,她可能認為把一間公司丟出來,我們分析師就像 Google 一樣立刻知道要用甚麼樣估價方式。

實際上對於還沒有研究跟親自拜訪的公司,我們會非常仰賴跟資本市場部同事之間的討論,畢竟他們才是在這件事情上掌握最多情報的人。

而拜訪跟自行初步研究的成果,會反映在他們撰寫的 call memo 上面,而我們通常會根據這份 call memo 上面所提到的內容、加上自行 due diligence (DD) 的成果做討論,最終決定出要用甚麼樣的框架去檢視一家公司。

我自己對於新創公司的估值是滿謹慎的,尤其接手到越來越多網路與軟體新創後,就看到越來越多本業和未來 5 年營運內容都是徹底的 SI/IT service agent,卻喜歡說自己是 SaaS 的公司,暗示我們用北美 SaaS 的估值來判斷他們公司值多少錢。

資本市場部的 IBankers 不一定會像研究部這麼了解各個產業在做什麼,尤其是這種看似很 fancy 的數位經濟。豐富經驗的人會想辦法跟我們問個仔細,而不是只基於公司管理層的說法。

不過這位新的 MA 同事,就把幾乎可以說是公司管理層 pitch 內容摘要,沒有經過梳理後就丟過來了,並且希望我直接給個估值。我回信說:這個需要跟妳討論一下。後來總算通到電話,她的第一句就說:我應該 call memo 寫得滿清楚,請問是討論什麼呢?

我跟她說:Call memo 裡面我只看到這間公司 97% 的業務是代理跟導入 Google Cloud,其他 3% 是技術支援,毛利率只有 10-12% 左右,(大叔) 我實在沒辦法說服自己相信這是間 SaaS 公司。

而我沒有說出來的是 (因為不該亂打別人家的小孩):

「嘿,正派的 IBanker 不是這樣當的,又不是什麼三流券商的資本市場部。如果妳有意識到我們主要合作的對象是歐美系的外資,IPO 之後這公司也會在台灣的股票市場做交易,就不會用這種態度處理。IBanker 的最終作用是橋接公司和資本市場,幫助投資人發現這間公司的價值。如果給了不切實際的預估,受傷的是投資人的財產、公司的信譽,還有讓券商的專業蒙塵。」

當然後來有請她的資深同事稍微提點她一下就是了。不過上週五大概下午六點的時候,這位新人寄了一封信問說週一下午能不能跟她討論一下另一間公司。

看起來前面有聽進去,不過啊,其實不太適合在週五的下午六點才寄信問週一就要處理的事情。如果能提前約的話,我通常一週前就會問,再不然也是兩個工作天之前。假如真的非常緊急,也應該想辦法用電話聯絡的方式。

說實在,有些這種工作小細節留意到了,往往是高度競爭環境、工作能力差異不大的職場中出類拔萃的關鍵。

而這通常不會有人主動教,也不好教,除非你家裡以前就是在做生意,或是幸運地有個好的 mentor/coach 啦。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