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子投資 EP03 – Fidelity Contrafund,32 年來長期打敗大盤的秘訣

從 Danoff 接手 Contrafund 以來,如下圖所示,這支基金一直都有非常驚人的長期年化報酬 (這邊偷懶用 1995 年以來的資料),Sharpe/Sortino/Max Drawdown 都遠遠打敗同期間的 VOO/VFINX (S&P 500)、VTI/VTSMX (美國全市場指數) 和 VUG/VIGRX (美國成長股指數),而且這個長期績效從 market correlation 來看,很顯然不是來自於承擔更高的 market Beta 風險,而是有其他的因素導致 Alpha 的出現。

美股觀察清單,2022年3月1日

今年 (2022年) 我決定要來認真記錄一下自己的美股觀察清單,這次也會把加入清單時的股價一併輸入。接下來會嘗試每個月 1 日的時候寫一篇文章來評論一下,尤其是個股觀察清單 (可以參考 "Active" 這個 sheet) 的變化,不論是股價顯著的變動 (vs. S&P 500)、觀察公司的加入或撤出,藉此來訓練一下自己對於這些追蹤個股的敏銳度。

因子投資 EP02 – 你喜歡的 $QQQ,本體究竟是什麼?

回歸正題,還記得一開始談 $QQQ 如果計算 2000 年開始的績效,報酬與風險均落後 $VUG/$VIGRX = CRSP US Large Cap Growth Index 的事實嗎? 而 2010 年後又大幅打敗了這個 benchmark。NASDAQ-100 這個以大型科技股為核心的市值加權指數,在下一個 10 年仍然能打敗大型成長股指數、而成長股指數也能繼續打敗 S&P 500 ($VOO、$SPY)、全市場指數 ($VTI、$ITOT),甚至是全球股票指數 ($VT、$VWRA、$VWRD、$ACWI) 嗎?

那些我在券商工作時學到的事 01:《嘿,IBanker不是這樣當的》

「嘿,正派的 IBanker 不是這樣當的,又不是什麼三流券商的資本市場部。如果妳有意識到我們主要合作的對象是歐美系的外資,IPO 之後這公司也會在台灣的股票市場做交易,就不會用這種態度處理。IBanker 的最終作用是橋接公司和資本市場,幫助投資人發現這間公司的價值。如果給了不切實際的預估,受傷的是投資人的財產、公司的信譽,還有讓券商的專業蒙塵。」